LuotuoP

Go is god

© LuotuoP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御风者


    “……事情就是这样。”乔治轻快地蹦了蹦,为他长篇大论地发言画下了休止符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我沉重地叹了口气。虽然同是这一区域的“五大强者”之一,这家伙的交流方式着实令人头疼——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一边转着圈,手舞足蹈,一边与你断断续续聊天的家伙呢……如果有的话,你大概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来感到不快的并不只有我一个,另外三名与会者也摆出了自己的抗拒姿态:

    “毒霸”山姆正专注地啃食一颗干瘪的爆米花,对乔治的报告充耳不闻。明明是在开会居然吃零食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移山者”凯恩正仰卧着,左右翻滚,大概是在练习翻身的技巧。再怎么练习翻身,咸鱼还是咸鱼喔!

    “独眼王”李则静静地待着,闭上了他仅剩的一只眼。如果不需要眼睛的话,可以捐献给其他的家伙喔?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虽然很想吐槽,但此情此景,大家都挺无奈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简单来说,就是区域内多处投放了新型毒药和粘液陷阱咯?”可能只有我在听吧,于是我简单概括了,向乔治确认。

    乔治逆时针转了一圈,扇了扇翅膀,跳了起来:“Bingo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的侦察,我们会考虑对策的,辛苦你了,你可以走了,不用打招呼不用说再见,拜拜!”我一口气说完这一长句,轻轻挥了挥手,祈祷着乔治能够安静离开。

    乔治向平台边缘小跑几步,回过头开口正准备说些什么。半颗爆米花从我的身边呼啸而过,精准地击中乔治地脸,并将他从平台上击落了。

    嗯,这一刻大快人心。李平静的脸上露出了痴笑。

    “李!老李!你这个死鬼跑到哪里去了?!”李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。这声音,大概是李的妻子苏,她从平台边缘爬上来,揪着李的触角愤愤地说到:“你又来这和这群狐朋狗友鬼混!”

    “痛痛痛!别揪了!都给你揪断了,什么鬼混,我们跟这儿干正事儿呢!”李疼的咧开了嘴。

    “正事儿?你们四个中年雄性还能有什么正事儿?嗯?”苏瞟了瞟我,又说道“你看看,这个风流汉子也在这,怎么着你们今晚是准备去哪个破窑潇洒啊?”

    我没搭理她,李对我尴尬地笑笑,说到:“我们在开会呢,刚刚“迅风斥候”乔治报告了最新的情报,说是区域内出现了新的毒药和粘液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这么回事儿。”苏松开了手,“早点回家啊,还等你带吃的回去喂孩子呢。”说完便自顾自地从平台上爬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闹,大家都没心情继续开会了。我对李摆摆手,示意他别放在心上,便告别了大家,从平台上跳下去,钻进了橱柜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是这块区域的首领,称号对应着我们的能力。负责巡逻和搜集情报的“迅风斥候”乔治脚程最快,能够感知危险并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最快的逃生路线;“毒霸”山姆是吃过各种各样毒性食物并唯一存活下来的强者;“移山者”凯恩可以钻过1毫米的缝隙,经历过砖块的碾压,拖鞋的拍打并毫发无伤;“独眼王”李则是区域内最能打的,那只眼睛是与白额战斗时被白额咬去的,当然,这场战斗最终李是逃脱了,但此前并没有任何一个家伙能从白额的爪牙中逃脱,所以毫无疑问,李是真正的强者;而我,“御风者”恩索,是区域内单次飞得最远,也是最快的一个,我们被称为“五大强者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,你大概猜到了,没错,我们是人类最厌恶的生物。我们活动在他们住所中最黑暗最肮脏的角落里,依赖着人类的垃圾和残羹剩饭为生。我们是小强。

 

    关于为什么被李的老婆苏称为“风流汉子”,其实我对这一称号并不感冒,我只是传承了蟑螂的传统,为了传宗接代,让族群强盛起来,作为一个雄性蟑螂,就是应该像我一样四处留情。然而区域内的大部分蟑螂不知道为什么学会了人类的“一夫一妻”那一套,这很不利于族群发展的好吗?

    我一边传递着今天开会所知悉的情报,一边在脑内为自己做着辩解,并打心底对眼前这些坚持着“一夫一妻”的家伙产生了厌恶与蔑视的情绪。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与我交缠着触须的家伙,正是我昔日的老情人安娜。

    “嘿,恩索……”她抖了抖触须,撇开眼睛没有看我,“你怎么了?看起来不太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喔,是你啊安娜。”我有些不知所措,作为一个“风流汉子”,遇见旧情人总有些不知所措。“没什么,就是得知这些消息,担心那些小家伙会不会出事。”我没有说实话,转移了话题。“你还好吗?还是……一个螂生活?一个螂带那么些个小崽子,很辛苦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出来我就后悔了。安娜转过头看我,眼里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赖谁……”她又低下头,前足画着圈圈,“恩索”她顿了顿,小声说“今早……有时间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。”我不擅长这样的情景对话,想要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她抬头,触须竖起来,又落下,眼中有些愤怒,也有些寂寞。

    仔细看看,其实她还是那么美丽,如皮革般油亮光滑的双翅,打理的干干净净的六肢,头上完美的心状花纹以及柔软的腹部让人想入非非,轻轻抖动的触须还有娇羞可爱的小动作依然能够触动我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好好照看你的小不点们吧,最近比较危险,最好让他们都呆在你的视线范围内,不要让他们吃那些看起来很诱人的食物,也不要让他们乱跑。”我摇了摇触须,让自己清醒了点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以感受到身后她的视线,她一定很气愤。毕竟让这些小家伙出生的是我,我本应负一半的责任。但是我不是那种能够许下承诺,背负责任的螂,我觉得这样正派的思想着实不适合出现在我们蟑螂的小脑袋里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带有我的味道的小不点们,我作为他们的爸爸,大概还是应该保护他们的吧。

 

    “他们快要成年了吧……”我默默爬向冰箱顶部的边缘,看着远处的,我的孩子们。听安娜与邻居聊闲话时听到那群小不点在前两天又脱了次壳。看着他们的翅芽,长度快要接近成年蟑螂的翅膀了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是危险的时候呢,能不能活下来,就看这最后一次脱壳了。”看着他们,我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随着这一声响,室内突然亮地刺眼,是人类打开了灯。

同族们带着搜索到的食物四处逃窜,小不点们也纷纷从餐桌上爬下来,四散逃向最近的暗影中。

    “¥%#¥……%¥!!@¥%&……”人类说话了,从抑扬顿挫的语气可以听出来他很愤怒,大概是在诅咒我们吧。我晃晃触须,正准备转身回去,却看到有只小不点刚刚从面包里钻出来,来不及逃跑,被灯光晃了眼,在餐桌上打着圈圈。

    人类快步走过去,脱下拖鞋紧紧抓在手中挥舞着,嘴里不停漫骂。

    还没有成年的小不点一定顶不住这一击吧,我心里想着,六肢蠢蠢欲动,触须也紧张地颤抖,但是心里的声音却劝说着我:“这是正常伤亡,如果这一次他不能活下来,即使你救下他,他未来也一定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人类走近餐桌,大手一挥,拖鞋狠狠地拍在小不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我没敢看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人类还在谩骂着,但是音调好像更高了,我睁开眼一探究竟,竟是凯恩趴在了小不点的身上,为他挡下了这一击。人类拿开了拖鞋,凯恩带着小不点飞快地向桌沿跑着。眼看就要逃脱了。只见人类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小钢瓶。我认识那个东西,那是杀虫剂。当初从那瓶中喷出的喷雾里唯一存活下来的只有山姆。

    凯恩和小不点危险了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得心里的想法,后腿用尽全力一蹬,扇动翅膀,顶着耀眼的灯光,闭着眼,用触须和腿上的短毛感受人类的位置,拼命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睁开眼,我已经停在了人类的脸上。我与他小眼瞪大眼。

    我用触须碰碰他的额头,问了声好,然后迅速飞开,落在橱柜上。

    这一攻势起效了。在原地楞了楞,最讨厌蟑螂的人类丢下了杀虫剂,捂着脸,大叫着离开了这里,“砰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趴在橱柜上,看着凯恩和小不点在垃圾桶旁向我挥动前足问候,松了口气,从橱柜上落了下来。

 

尾声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为了孩子,也不是为了朋友,更不是为了什么见义勇为这样无聊的正义感,我觉得这些想法太正派,不适合我们。”被安娜照顾了两天的我,已然痊愈,站在冰箱上,对着下面欢呼的同族们说着违心的话。“我只是想证明我们蟑螂不是任人宰割的地低等生物,仅此而已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!”“太棒了!”“御风者牛逼!!”“恩索好帅啊啊啊啊!”

欢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我则在心里盘算着,因为“不是为了孩子”这句危险发言,安娜要生我多久的气。我不想让她生气啊,哎,虽然她生气的时候也很好看。但是,谁会想要惹怒自己的老婆呢……


关键词:爆米花,老情人,脱,耀眼的,正义感

补充:这五个词把我难到了,想了各种各样的背景,甚至是赛博朋克,但是总找不到合适的剧情把五个词串起来。在学校里看到了蟑螂的尸体突然得到了灵感,有了这篇沙雕文,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吧!谢谢Diane的词语,也感谢她的赞赏!期待她的下一篇文章! @DianeChen 谢谢!

评论(1)
热度(1)